劳伦斯先生圣诞快乐

你好。

【田佐】前世

花店老板和旅行者。
看到别人提的梗,感觉很有意思就飞快写了一篇。

剧情和文笔都很差…

如果有时间再改吧。

【普通人设定,刀,OOC,419注意。】
【不是车,纯粹意识流。】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这是他在这个小村落开花店的第五个年头。
在从家乡的土地来到这里时,他觉得他应该留下。
哪怕只是一个人打理一家小店,独自生活在异地,也要逃离那些不友善的眼光。

正是盛夏。
店铺门口的遮阳伞下的木箱整齐摆放着各种颜色,为这炎热的土地上增添了一分生气。
他刚从村边的小溪旁打了一桶水回来,看见有一位戴帽子的人站在他的小店铺前。
是外面来的人吧。
他快步上前,“如果喜欢的话可以带一些走。”放下水桶的同时他对客人这样说道,抬起头一瞥,对上了帽檐下一张溢着笑容的脸。
“不付钱就可以带走吗?”客人弯腰挑起一朵木槿。“我不靠这个挣钱,”他把木桶里的水分到洒水壶里,“在这里钱也没什么作用。”
这里是国家的边境,村落不远处的山,翻过就是另一片景色。
似乎常常传来枪声。
“我想在这里借住一晚,”客人蹲下来笑着对着正在整理花朵的他说,“明天就走。”

他还是答应了。
只是常年一人居住,房屋里只有一张单人床。

第二天客人起的很早。
“你真的要去那边吗?”他背对着客人,“那里…”
“真的噢。”客人的语气似乎是在笑,系上衣扣后又戴上了那顶帽子。
“……”
这天的天气也是热的让人焦躁。
他把客人送到了村边的小溪旁。
“从这片树林过去,就可以安全到达那边了。”
“谢谢,”客人回给他一个笑容,“那么,再…”
“你的名字…可以告诉我么。”
被打断告别的客人愣了一下,之后又笑着告诉了他。
然后他看着他消失在树林深处。

他在这之后常常做梦。梦的内容非常繁杂,家乡的事,这里的事,混着那位借住一晚的客人的事。
那位客人好像有读心术一般。他这样想着。
之后过了一天又一天,从夏,到了冬。

他像往常一般走到溪边打水,却发现因为冬天的原因水面结了一层薄薄的冰。
他正在准备弄开冰层,一声巨大的爆炸声从山的另一边传来,震碎了冰层。黑色的浓烟正慢慢飘起,在冬天的阴冷厚云中显得越发明显。

半个月后邮差经过他的小屋,才把消息带到。虽然他看着这些日子的变化,能猜到那边最终还是爆发了战争。
“田中先生也快些准备离开吧,”邮差临走时这么说,“爆炸的污染可能已经到达这边了…”
想了想远方的邻居家的烟囱已经很久没有冒起烟,他才知道这些因果关系。
“那那边的人呢…?”他还是尝试着问了。
“……除了军队,都死了。整个国家几乎都变成了平地。”
“啊…这样啊。”
他最后和邮差告别,并且拜托邮差给家乡的双亲捎去平安的口信。


春天是万物复苏的季节。
樱花终于在这个时候开了。
漫山遍野的粉色花瓣飘荡着,空气中也有着花粉的味道。
……
“你去那边是为了什么呢?那边的情况可不太平。”
“体会人生吧…为了好玩儿…”
正解着对方衣扣的他停顿了一下。
……
“为了好玩儿么…”他站在那一片樱花树下,回忆起夏天的事情来。
可是一个人活在世界上,被禁锢的东西实在是太多了。稍微表示出与周围人的不同,就会招来鄙夷的眼光。
更何况他的那份不同,在那些人眼里违背着天理。
直到遇到那个戴帽子的人。
即使只和他呆了一天。
他也应该学着放开自己。他这样想。

“…你的名字,是什么?”
“…佐藤。”
啊啊,像是敷衍一般的回答。
不过自己的名字也是如此敷衍呢。
他在心里笑了起来。

樱花还在飘着,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落完。
生命总是有限的,世间万物都是如此。

一个月后邮差来到他的小屋,虽然落满灰尘,角落里也布着蜘蛛网,却摆放得整齐。
这村落的最后一个人也搬走了。
在一地的樱花瓣中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阅读感谢。

对了,有人来问我,但是我不能说我是谁,抱歉了。

评论(5)

热度(16)